您所在的位置:黄冈中学广州学校 > 师生园地 > 教师专栏 > > 在书中寻觅精神故乡
在书中寻觅精神故乡

不论有多忙多累,每天最后的一件事,就是同自己心爱的书见一次面。只要打开它,我就仿佛看见了流水的影子,寂夜的星光和另一个真实的我。如果哪天没去翻开过书,我就觉得这一天空落虚度,没有一点精神。

现实和白天有时是美丽而虚幻的载体,只要你仔细回忆起一些不经意的点滴就能察觉。过滤出生命底色的碎片,我并不坚韧,也并不超群拔俗。理想与现实是那么的遥远,我的浅薄让我痛苦不堪,我对书的眷恋成了我保存勇气的唯一武器。

一叠书在那里存在,沉睡者和沉默着,和我的思绪有一种默契。我隐隐地有一种冲动,想一口气把他们咀嚼和吞没掉。每次静下来亲近书,我都在尽我所能用自己的生命原力,将差别弥合,让一切尽情地,蓬勃活泼地舞动起来。看似单薄或陈旧的小册子,却拥有着强劲有力的表达。

读书,是表达和离开自己的一种方式。读思想的书籍像在仰望繁星闪烁的黑夜,读心情的书像聆听山泉欢快地嬉戏,读往来人事的书像在欣赏相框里的流金岁月。

书是我的灵魂我的知己,是我生命的另一种存在形式,我追寻她呼唤她。即使偶尔一次在逆境的寒风中裹紧被子,还是想起了她。读书就是在梳理自己的羽毛,张开的翅膀像一本打开的书,每一根羽毛里都记录着她的幸福和忧伤。在人生的路途中,有阳光大道,也有通幽曲径;有悬崖飞瀑,也有小桥流水;有大树参天,也有小草低吟。但我们常常匆匆忙忙赶路,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路的风景。

捧起书,如同为自己寻觅继续生存的理由和力量,拯救我萎缩即将被沙漠化的心。我读书的最佳状态一般是在深夜的灯光下。寂静的我,独坐在寂静的夜,那些生活的影子便不期而至,眼窝里就会涌出泪水,翻阅更是愈见清明。这一切毫无办法。

其实,我很感激上帝的苦心安排,让我与心爱的书在冥冥之中相遇。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,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。那天,走进史铁生的文字就像走进阳光平铺地坛的那一刻。那一刻,一切都静下来,表针再不为世界和我转动。只有书,只有我,在时间的刻度上永恒。

这时候,我想起了知己明代诗人于谦的《观书》:

书卷多情似故人,晨昏忧乐每相亲。

眼前直下三千字,胸次全无一点尘。

活水源流随处满,东风花柳逐时新。

金鞍玉勒寻芳客,未信我庐别有春。

夜,黑漆漆的,一种深情、忧郁、包容而悠远的色彩。我在洁白的灯光下,读着黑格尔,静静地——面对这无法舍弃的眷念,我只有深深地把自己埋进去,去寻觅那属于自己的精神故乡。

【文/韩杰】